央視《今日關註》在2014年4月12日播出的《澳方稱鎖定黑匣子 MH370迷霧將揭開?》節目中,海洋專家曹衛東解讀中國為何仍然在自己的疑似區域裡面進行搜索,“只有把黑匣子拿到手,或者飛機殘骸撈到之後,才能排除其它的地方。我們還應該繼續這個疑似區域裡面繼續偵掃,如果更好的排除這裡,然後把另外一個地方作為更大的地方進行搜索。”以下為文字實錄:
  澳大利亞總理阿伯特表示MH370黑匣子已鎖定在幾公里的範圍之內,但有關信號正在減弱。黑匣子電池還能堅持多久?黑匣子定位面臨哪些困難?為什麼不能進行水下打撈?飛機殘骸為什麼一件都找不到?
  主持人 徐俐: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今日關註》節目。
  澳大利亞總理阿伯特今天在北京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我們確實很有信心接收到的信號是來自MH370的信號,但是沒有人會低估尚未完成的任務的艱難程度。”我們在這裡需要註意的是,阿伯特的表態雖然非常的信心,但是他的措辭明顯還是謹慎,他並沒有使用“確認”之類的這樣一些用語。阿伯特說下一步工作可能是部署水下潛艇,包括使用聲吶設備來搜索,希望能夠搜到飛機殘骸。那麼,黑匣子的電池還能堅持多久?黑匣子定位面臨哪些困難?為什麼現在不能夠進行水下打撈等等這一系列的話題,我們請到兩位專家來為大家做解析,一位是是本臺特約評論員杜文龍先生,您好,一位是海洋問題專家曹衛東先生,您好,我們首先通過一個短片先瞭解一下最新的消息。
  (播放短片)
  新劃定的搜索範圍由2個區域組成,其中心位置位於珀斯西北約2331公里處,覆蓋面積共約41393平方公里,是搜索工作展開以來劃定的最小搜索範圍。而針對“黑匣子”的搜索範圍則進一步縮小,集中到了一處約600平方公里的海域,該海域距離珀斯西北約為1715公里。
  10日晚,一架澳大利亞空軍P3“獵戶座”巡邏機在澳海軍“海洋之盾”號的搜索區域附近探測到了一個可能是來自“黑匣子”的脈衝信號。在此之前,“海洋之盾”號軍艦利用拖曳式探測設備,在不到40公里的範圍內探測到4次脈衝信號。
  4月11日,澳大利亞總理阿伯特表示,現在搜索區域縮小至“數公里之內”,搜索人員目前很有信心的一點是,他們探測到的逐漸變弱的信號來自MH370客機的“黑匣子”。阿伯特說,“我們知道‘黑匣子’的位置就在數公里之內,對此我們非常有信心。
  主持人:
  澳大利亞總理阿伯特說,“我們知道黑匣子的位置就在數公里的範圍之內,對此我們非常有信心。”應該說MH370失聯到現在已經有35天了,這麼長的時間以來,任何一個正面的信息都會帶給公眾非常大的鼓舞和信心。但是我們也知道,在阿伯特這番表態之後,我們也聽到了澳大利亞聯合搜救指揮中心的協調人叫休斯頓,他就表示,因為我們前幾天的新聞當中已經報道過,在9日的時候,澳大利亞的軍機從飛機上發現了水下的聲納系統的脈衝信號之後,現在休斯頓表示,這個信號並不是他們偵探到的同一個信號。也就是說6日以後,各方的搜救力量並沒有偵查到有效的、有價值的一些信息,那為什麼在這樣一個背景之下,澳大利亞總理阿伯特可以做出這樣明確的表示,“我們堅信現在我們已經搜集到的信號就是來自於MH370,”他這個判斷依據是什麼?
  特約評論員 杜文龍:
  這是一種技術推斷,而不是經驗推斷。以前我們判斷這種所謂的技術推斷,至少有兩種方法或者是途徑。第一種就是P3C的聲納浮標,它所截獲的信號和現在“海盾”所截獲的信號有關聯性。而且通過頻率,通過其他方式的判斷,在生學研究所它能達到一致。這樣在浮標和水下的拖曳式聲波定位儀,它的整個的信號能夠匹配,這種關聯程度可以達到最大。第二個,有可能是澳大利亞方面拿到了MH370它在出廠的時候,黑匣子的波形。因為波形是每一個黑匣子的,叫指紋也好,叫身份證也好,它和其它的黑匣子雖然頻率相同,但是它的唯一身份要通過來波形來確定,就跟人眼的虹膜或者是指紋一樣,如果把這個元素拿到,而且能夠和現在的接聽到的信號進行對比,如果這個結論達到完全一致,可以確認是MH370。從現在看,如果以前是黑匣子,現在是MH370的黑匣子,這一步就可以得到一個巨大的跨越,我想這個謎團就能夠解開。
  主持人:
  也就是說阿伯特最初這樣一個判斷,應該是基於技術層面的一個考慮。接下來,有了一個問題,既然澳大利亞總理阿伯特說了,現在他們已經把搜索的範圍,把這個黑匣子所在的範圍已經確定在大致幾公里的範圍之內,但是我們也知道中國的搜索的力量仍然在原來的任務區再繼續搜索,既然澳大利亞總理已經確立了這個位置可能就在偏他們東北方向的這麼一個海域內,為什麼中國還在原任務海區還繼續搜索,為什麼大家不集中在一個地方來集中搜索呢,希望豈不是更大一點?
  海洋問題專家 曹衛東:
  首先飛機有兩個黑匣子,儘管這個黑匣子到底相距多遠,這個在沒有看到殘骸,還有沒有打撈到黑匣子之前,我們不應該排除任何的疑點,這有兩個黑匣子,所以應該是有兩個位置。第二點,現在並沒有打撈上來任何的一個黑匣子,我們也沒有看到任何的飛機殘骸,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必須對所有的疑似使區域進行繼續的搜索,因為只有把黑匣子拿到手,或者飛機殘骸撈到之後,才能排除其它的地方。現在中國分配的地方,是澳大利亞在組織的區域搜索,顯然這個區域是疑似的區域,是澳大利亞分配給我們的,我們還應該繼續這個疑似區域裡面繼續偵掃。如果沒有發現其它新的情況,那麼我們也可以更好的排除這裡,然後就是把另外一個地方,作為更大的、關聯性更強的地方進行搜索,所以中國仍然在自己的疑似區域裡面進行排查工作。
  主持人:
  好的,那麼接下來就是繼續搜索的話,那麼在現在這麼一個局面之下,搜索範圍越來越確定,越來越縮小的情況之下,那搜索難度在什麼地方?
  杜文龍:
  現在至少還存在這樣幾個大的問題,一個是精確定位,現在它所確定的疑似區域是600平方公里,這麼大的區域,如果展開這種慢速的搜索活動,它需要把現在的位置再進一步聚焦,這樣發現的概率和搜索效果,才能夠進一步提高。如果還是在大範圍內,用現在的這種水下低速航行的目標進行搜索,周期會很長。第二個難在對海底地形的透視。因為現在對海底地形並不清楚,要通過這個聲納系統對海底進行掃測,掃測之後,對海底地形才能夠呈現出一種透視狀態,地形分佈到底是什麼樣,海底山脈的高度、落差以及海溝在什麼位置,而且不同海底是什麼樣的地質,它對打撈工作會帶來哪些不可預料的困難,這些都應該進一步的去瞭解和判斷。第三,來源於天氣情況,因為現在的水下搜索,它依賴於工作母船,如果天氣情況、水溫情況不能完成母船的作業需求,說明平臺不穩定,平臺不穩定,如果在水下進行搜索就會比較大的影響,這三個問題不解決,今後整個的搜索工作,還會存在難點。
  主持人:
  在這樣一個搜索局面之下,用什麼裝備來搜索,怎樣搜索,就是我們下一步要關心的問題。那麼現在搜尋人員主要是通過搭載在船隻上的拖曳聲波定位儀來進行搜索黑匣子發生的聲波信號。媒體也報道,澳大利亞是從9日開始,派出“獵戶座”巡邏機,從空中飛機向海下下投聲納來進行搜索,這方面的情況,我們通過一個短片再來做瞭解。
  (播放短片)
  據澳大利亞聯合協調中心的消息,12日共有10架飛機、14艘艦船參與搜尋。搜尋面積縮小到41393平方公里。澳大利亞“海盾”號繼續通過拖曳聲波定位儀進行搜尋,英國“回聲”號也繼續在同一區域進行水下信號探測。與此同時,從9日開始參與搜尋任務的“獵戶座”巡邏機也繼續在“海盾”號附近進行偵測。
  現階段,搜尋人員主要通過拖曳聲波定位儀等設備來探測黑匣子發出的聲波信號,以實現精確定位。當實現精確定位或確認黑匣子電池耗盡後,搜尋人員將部署自主水下航行器,該航行器將使用旁側掃描聲吶為可能的殘骸地點繪製海底圖像,以供專家研究確定可能的殘骸位置,之後再部署遙控設備等,嘗試對殘骸進行打撈。
  “蛟龍”號副總設計師胡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只要馬航失聯飛機的定位精確,“蛟龍”號可以下海,參與現場評估、搜救指揮甚至打撈工作。
  目前探測到的脈衝信號水域深度約為4500米,“蛟龍”號深潛器的最大下潛深度可達7000米。此外,“蛟龍”號具有先進的水聲通信和海底微地形地貌探測能力,可以高速傳輸圖像和語音,探測海底的小目標。
  主持人:
  當然現在搜索的核心是儘快的找到黑匣子的位置或者說飛機殘骸的位置。剛纔新聞里也提到從9日開始,澳大利亞已經用“獵戶座”巡邏機從空向海下麵來投放聲納浮標來進行搜索,那現在大家通過畫面看到了之後,它好像在海面上打開的一朵朵傘花一樣的,一個一個排列下來,這個搜索的原理是什麼?
  曹衛東:
  實際上這個P3C是反潛用的,並不是為了搜救用的。現在用於搜救跟反潛的道理是一樣的。反潛是潛艇發出一個螺旋槳的噪音,然後它來搜集這個信號,來發現哪有潛艇。現在它在投這個浮標聲納之後,哪有黑匣子發出來的聲音,我來探索,假設可以劃定一個區域,假設個區域裡面,根據一段的距離,每一個浮標聲納投下去之後,它會漂在水面上,展開像一個傘一樣,實際是天線,就是向空間發射它的信號,返回給飛機上。下麵就是探測,假設有黑匣子的聲音傳給它,它會把這個信號轉變過來傳給天上的飛機。
  主持人:
  它能夠在海下探測多少米?
  曹衛東:
  從目前情況下,起碼應該達到4000米以上。如果搜索不到信號,就不可能搜索到底下黑匣子的聲音。有一個距離,垂直距離還是一個側面的距離,這個是一個比較,還有就是噪音大小,比如說潛艇噪音,低於100分貝,那就跟海水的噪音一樣了。我們講黑匣子的聲音,如果它的聲音越小,它必須要垂直在它的上面才能收到,不然遠的話,就收不到了。剛纔它投了一串,這個區域裡面如果有,它哪個離的最近,它一定會發出信號,它就可以測出來,比如說一號、二號、三號、四號,哪個發出來的,它就知道在哪個位置上,然後來確定這個黑匣子的聲音,實際上它就是跟搜潛的道理是一樣的。
  主持人:
  新聞也說到,飛機一次性搭載了80多個這樣的浮標,這80多個浮標就是這樣一次性的投下去。
  曹衛東:
  一個,一個。
  主持人:
  一個一個投。
  曹衛東:
  隔一段距離,假設隔兩公里一個或者三公里一個,根據需要。飛機在飛的時候,幾個秒鐘投一個,這樣每個距離應該是兩公里,或者三公里,投這麼一串,這樣的話,這一個區域裡面,整個長條形的區域裡面,假設有黑匣子它就可以搜到了。
  主持人:
  要是沒有的話,就排除了這個區域,再接著往下一個區域走。現在還有一個問題,藍鰭金槍魚因為是一個水下航行器,現在關註的一個點,這麼一個水下航行器,它什麼時候下到海底,才是一個合適的時機。
  杜文龍:
  從現在來,整個搜索機在面臨一個轉型。以前用拖曳聲波定位儀再加上其它的水上探測設備,實際上在是在用耳朵聽黑匣子的信號。如果是用金槍魚下海,就轉移到了用眼睛看,因為它是使用主動聲納進行側掃,而且側掃之後,如果發現目標,會使用強光以及它的電視攝像機來進行拍攝,這樣可以確定最後的位置。
  金槍魚如果下潛恐怕會有兩個階段,在沒有失聲和失電之前,要儘量的縮小疑似海域的面積,也就是它的定位精度是下潛最核心的因素。如果現在金槍魚急於下潛,它要採取這種非常密集這種航線,進行所謂的搜索。有人叫做梳理航線或者梳頭航線。必須不能夠放過一塊區域,要把每塊區域它的邊界,以及條件進行快速的連接,不能有任何的疏漏。一旦疏漏之後,就可能造成水下的漏掃、漏探。如果在黑匣子沒電之後,只能使用它的時候,必須下潛,在這種條件下,只能發揮主動聲納眼睛的作用。只有通過對海底地形和海底這種雜物的判斷才能夠看清哪個是殘骸,哪個是黑匣子,哪個是海底的自然地形。我想今後的轉移模式,恐怕已經勢在必行。
  主持人:
  現在黑匣子到底還能不能夠發出信號,大致上決定了金槍魚何時下水這麼一個時間點。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美國的CNN它們的網站發表了一篇文章,叫做在“海底找到一家飛機究竟有多難”,它打了一個比喻,就好像站在一個最高的山峰上然後往下看,去找到山腳下的一個手提箱,而且還要設想一下,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的環境下站在山頂上找到這個手提箱,大家完全可以想想,根據經驗就可以想象這個難度非常大。它也舉到了泰坦尼克沉沒在大西洋裡頭,它是沉在3810米的海底,那麼用了70年,法航沉到了將近4000米的地方,用了兩年才找到,現在我們這個水深是更深,4500米,這個時候金槍魚從技術上講,它能找到嗎?而且時間會是個什麼概念?
  杜文龍:
  嚴格的說,從整個技術途徑和路徑上去分析,金槍魚可以找到,只要它的定位精度滿足需求。從現在看,關鍵是個時間問題。如果海域的面積能夠大致確定,那麼,金槍魚在水下搜索,它只相當於一個成年人快步走的速度,時速在7公里、8公里,如果海域面積越大,它搜索的周期會越長,搜索的效果孔破越差,離我們接近目標的距離就會越遠。如果能夠快速的、精確的確定,黑匣子到底在一個什麼樣的位置,這樣它在搜索的過程中,就可以大幅度的縮短它的搜索周期,讓結論、讓真相儘快的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因為它使用的這種聲納是主動聲納,它可以對下麵進行掃,也可以對旁邊的目標進行掃描,掃描過程中,根據不同的聲納回波,特別是黑匣子它這種金屬的質地,它和周邊比如說泥沙,或者其它的聲納回波的信號,能夠找出差得差異。
  主持人:
  如果是把藍鰭金槍魚放下去,藍鰭金槍魚它是一個無人的海下航行器。也有人說,這時候如果載人的深海下潛的深海航行器下去,會不會找到的機率會大一點,比如人們也提到“蛟龍”號等等。
  我也註意到澳大利亞總理阿伯特就說,“對於從4500米的深的南印度洋還底將殘骸打撈上來,我們真沒有這麼大的信心”,他的這個話怎麼理解?另外更重要的是“蛟龍”號副總設計師,胡震他就表示,一旦殘骸被精確定位之後,“蛟龍”號是可以參與現場評估的,那麼“蛟龍”號在這樣的環境下,它能夠發揮什麼樣的作用,它的長處在什麼地方?
  曹衛東:
  澳大利亞總理的話,為什麼4500米這個深度,他講沒有太大的信心,或者說很大的困難呢,因為把這個下潛的平臺,下潛到4500進行打撈作業的這種水下平臺,沒有幾個國家能建造出來,屈指可數,可能是美國、俄羅斯、中國、日本,這幾個國家可能有這樣的器材。但是還有器材就是這個多大,底下沉浮的材料有多大,如果很重很大的話,怎麼打撈,海底的情況怎麼樣,這都是一個難度,這是第一個問題。很多國家沒有這種器材,下不去。第二個就是找到了,如果能下去的有幾種,現在並不多,剛纔講了幾個國家,其中談到了我們國家的“蛟龍”號,“蛟龍”號它的最大的目前實驗過的深度是7000米,但是這是一個實驗的深度,也就是說它海底的情況比較好,是一個平坦的情況下,上面的氣象是很好的情況下,它通過母船把他放下去,然後打開燈看到了海底的情況,進行了拍照,或者機械手撈一些東西,打撈上面進行科學實驗,這是一種情況。
  再一個由於是載人的,載人的下去是需要幾次的更換。不是像電梯一樣,一下就坐到底了。因為作為人下潛來講,60米是飽和的潛水了,再往不下就要氦氧,人呼的不是純氧氣,是氦氧,要混合的氣體。越往下深,這個比例是要不斷的變化的。再有一個情況要有一個過程,比如說下到100米的時候,要停頓一下,然後有個過程適應之後,再適應一下,你想想在4500米的深度,在這個情況下,他人是要經過很多次的適應。再有一個就是下去工作時間,越深,你下去工作10分鐘,可能要進行50分鐘進行減壓,慢慢才能上來,所以在下麵工作時間並不是很長的。再有一個下到這個深度,現在這個深度的海底情況我們並不瞭解,可能是很複雜的情況,就比如說像一座山峰,這塊是個斜坡,假如在一個斜坡上及可能會危及“蛟龍”號,為什麼?不是一個平坦的地方,有可能斜滑去的,跟上面的通訊都有可能,包括輸氧的管子,都可能受到海洋的流動,或者山體的干擾,所以這個難度是非常大的,是有極大的冒險性的。
  主持人:
  不到萬不得已,一般情況下,最好是少採用或者不採取,載人的深潛艇下到那樣深的海底,因為確實危險繫數非常高。
  杜文龍:
  的確它有很多條件限制,因為載人深潛跟一般的無人潛航器不一樣。它要求天氣要好,洋流條件要好,海底地質要好,另外,其它的保障條件要好,這幾個條件不能滿足,這種載人深潛風險重重。
  主持人:
  好的,一方面對這個失聯的MH370進行不斷打撈和搜索,另外一方面,由馬來西亞政府方面主導的關於馬航班機的這個調查也正在展開,那麼這方面的情況,我們也通過短片再來做瞭解。
  (播放短片)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10號援引馬來西亞高層的消息報道稱,馬來西亞警方向認識機長和副駕駛的馬航飛行員播放錄音之後認為沒有除正副駕駛以外的聲音。而航班上最後與塔臺通話的人是機長扎哈里,而不是此前媒體報道的副機長。
  此外,MH370在返回穿越馬來西亞半島的時候從雷達上消失了120海裡左右,馬高層官員說,根據目前的雷達信息,飛機在此階段是以1200米到1500米高度飛行。美國交通部的前官員說,以這樣的高度低空飛行可能有兩個原因,第一是避開一半以更高高度飛行的飛機,第二是飛機上可能出現了失壓的情況,需要飛機低飛到一個無需加壓的高度,使飛機上的人能自主呼吸。另外一名航空專家說,這種動作有可能是以緊急應對手段被預先設定在控制飛機的電腦中。
  另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馬來西亞警察總長阿布·巴卡爾指出,警方至今已傳召
  180人協助調查馬航MH370客機失蹤事件,但仍未有發現。他表示,警方的調查範圍仍以四個角度為主,即劫機、人為破壞、乘客與機組人員的心理問題及個人問題。
  馬來西亞內政部長哈米迪向媒體透露稱,警方正在擴展失聯飛機相關人員的調查範圍,警方已經通過調查獲得了一些線索,但由於調查正在進行,現在還不便透露詳情。
  主持人:
  可能公眾心理一直有一個疑問,因為新聞這兩天又出來了,失聯的航班最後通話的人,現在確認是機長,而不是之前確認的副機長。我們也知道最早就從通話內容開始,最早說的是副機長跟塔臺說,“好的,晚安,”最後隔了好多天確認副機長說的不是這句話,說的是“晚安,MH370。”那麼現在又隔了這麼多天,最後說不是副機長說的,是機長說的,那麼對於誰說的,說了什麼話,這個問題貌似很簡單,為什麼馬來西亞方面用了35天在澄清,這是為什麼?
  杜文龍:
  的確人也在變,話也在變,內容也在變。從現在看,調查過程種不同方向取得了不同的結論。一開始,由於所謂的緊急,由於必須要給公眾一個交待,有可能是當值得值班人直接向馬航進行的反饋。值班員他憑藉自己的記憶,憑藉自己的印象,說是副機長,現在他和每個航班都有這種通訊聯絡,而且聯絡的過程和話語進行簡潔,如果不同的航班通過簡潔的話語,對它進行聯絡,它有可能在記錄過程中有所遺漏,或者記憶上出現了偏差。從現在看,他還有第二種方法,就是把當時通話的錄音進行詳細的辨聽,在辨聽的過程中認為不是副機長,是機長,而且通話的內容相當簡潔,有所區別,所以通過最後的記錄確認現在的通話人和通話的記錄。
  主持人:
  這是您的分析。另外我們也註意到,英國路透社它們的網站11日報道了,隨著馬來西亞軍方和馬來西亞航空公司,就哪方應該為失聯客機負更大的責任,現在就這個問題,它們的爭論正在升級。而兩名馬來西亞官員就表示,當局已經開始對責任雙方進行調查,有一名高級官員就表示,我現在不能多說,因為這涉及到軍方和政府。那這句話我們可以不可以做這樣的引申,也就是關於這件事情本身,是不是還有隱藏著更多的不能為外人道的所謂秘密,您怎麼看,您心裡有疑問嗎?
  曹衛東:
  的確有很多的疑問,因為這次事件,我們可以總結出很多的經驗教訓。因為這種事件,就是從發現以來,很多的疑問前後矛盾,這個新聞發佈和媒體的矛盾,搜索區域的發生的南轅北轍的矛盾,這些都是教訓,這些教訓都來源於這些不同的單位,或者是不同的個人,發出來的信息發出來的完全是相反的,無論是推卸責任,或者是說處於調查的保密,但是從這種信息的混亂,和這種做法,對日後的搜索確實帶來了極大的困難,而且這些矛盾就是說,從現在我們可以看出來,有很多是人為製造,我們應該註意到這一點,關閉發動機,或者關閉這種通訊設施,或者它的飛行航跡,或者是追逐情況,很多是人為製造的,那麼你為什麼要之早,人為製造這些疑點來給後面的搜索工作帶來難處,這就是我們應該在事後應該嚴查的經驗和教訓。
  主持人:
  好的,那現在馬來西亞政府已經啟動了對軍方和馬航的調查,從啟動這個調查來看,您的判斷這個調查進入到,應該說整個對事件的調查,說明它進入到一個什麼樣的階段,你簡單的判斷一下。
  杜文龍:
  從現在看,有可能是由救撈工作由澳大利亞來主導,現在馬航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個現在需要軍方和馬航雙方進行聯合的確認和調查,所以政府必須主導這個事件讓最後的結果水落石出。
  主持人:
  好的。MH370航班失聯到今天已經是35天,就它的搜索情況還有事件的整體調查情況,我們請兩位嘉賓又做了一次深度的解析,那麼謝謝兩位,也謝謝大家收看今天的節目,各位觀眾,再見。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p75upmkni 的頭像
up75upmkni

M.A.C. cosmetics

up75upmk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